“光沐微塵”是由《新京報》與“水滴籌”聯合發起的攝影項目。我們關注求助人羣背後的故事,為困境家庭搭建社會募捐的橋樑。


2021年3月,江西正值陰冷的倒春寒,朗埠村下起了雨, 盧永傑和馮兆琴夫婦分別靠在三人沙發的兩端,身體向外傾斜。一旁“小太陽”電暖器對着他們,紅色的光線照射到棉衣褲裹不到的皮膚,燒傷後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見。


△ 盧永傑(左)和馮兆琴(右)在江西家中。


2020年5月,盧永傑和馮兆琴在成都的炸雞店發生意外爆炸,兩人被嚴重燒傷。因擔心高昂的治療費用,盧永傑在恢復意識之後,用燒焦潰爛的手對兒子寫下:“全力(救)媽媽,我無所(謂)。”這一幕感動了無數網友。為了救父母,兒子盧佳龍在水滴籌平台上發起籌款,短短42小時,在13980人次的幫助下,籌滿了50萬元。


出院後,噓寒問暖變得多了


事故發生後兩個月,盧永傑和馮兆琴靠着籌集的款項,平安度過了危險期,醫院給他們安排到了同一間病房。兩張病牀面對面擺放在病房兩端,倆人斜靠在各自的病牀上對視了很久,這是燒傷後他們第一次見面。


盧永傑和馮兆琴倆人全身包着紗布,臉上、脖子上,燒傷後紅腫的皮膚凹凸不平,虛弱的他們還説不出話。盧永傑包滿紗布的右手緩緩抬起來輕輕搖擺着向妻子示意,馮兆琴落下了眼淚。


△ 盧永傑在家中抓撓燒傷後的皮膚。因為毛孔被破壞,皮膚無法排汗,盧永傑有時會感到瘙癢難忍。


2020年8月,盧永傑和馮兆琴出院後就回到江西老家養傷。他們都覺得對方變了,再也沒拌過嘴,“多吃點菜”“天冷,多穿點”……像這種結婚後不曾出現的噓寒問暖變得平常起來,年輕時的愛情已經變成充滿包容、牢不可破的親情。 


△ 盧永傑和馮兆琴在江西老家。


△ 盧永傑為妻子披上衣服。由於馮兆琴手部功能沒有恢復,活動不方便,盧永傑幾乎每天都幫助她穿衣服。


△ 盧永傑和他停放在院子裏的摩托車。


盧永傑和馮兆琴1999年相識於共同打工的服裝廠內。“眼睛大,睫毛長”,第一次看到馮兆琴,盧永傑就被吸引了。約會、散步、牽手、擁抱……愛情發展得很快,一年以後他們結婚生子,隨後又生了女兒。


戀愛的甜蜜逐漸變為婚後的瑣碎,感情日趨平淡,也會為小事拌嘴吵架。但夫妻倆始終生活工作在一起,浙江、福建、江西等地方都留下了他們奮鬥的身影。


△ 盧永傑和馮兆琴在家中,牆上是其女兒的獎狀,女兒考上了縣裏的重點高中。


△ 盧永傑在家中,其中一個房間堆放着他們創業做窗簾時用的設備和布料。


三年前,他們開始了在成都的創業,用他們最擅長的縫紉技術,經營窗簾定製,還同時開起小賣部,售賣煙酒零食和提供桶裝水送貨上門服務。


每天工作很累,但想起在老家上重點高中的女兒和剛步入社會工作的兒子,他們還是幹勁十足,一心想給孩子們的未來打好經濟基礎。


“全力(救)媽媽,我無所(謂)”


在聽説做炸雞賺錢多後,盧永傑和馮兆琴馬上添置了電油鍋,開起了炸雞店。“出事那天晚上,忘了關油鍋電源就睡着了”,盧永傑覺得懊悔。


2020年5月18日凌晨4時,睡夢中的盧永傑和馮兆琴被“噼裏啪啦”的聲音吵醒,油鍋着火了,並且引燃了周邊的雜物。在夫妻兩人試圖滅火時房間內發生了爆炸,鍋裏滾燙的油飛濺到了他們全身,巨大的疼痛和嗆人的煙霧讓他們暈了過去。


△ 盧永傑身上的疤痕。他頭面頸部、四肢、胸腹背及臀部燒傷面積達72%,他的妻子馮兆琴也有面部、頸部、身體部位65%的燒傷範圍。


昏迷中,盧永傑和馮兆琴被送進搶救室。兩人都屬於特重度燒傷,並有中度吸入性損傷,眼燒傷,燒傷休克,醫院當即下了病危通知書。


兩天後,盧永傑在疼痛中恢復了意識,腫脹的眼睛視線模糊,循着兒子的聲音,他艱難地抬起小臂不斷左右晃動,兒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拿來了紙筆給父親。


“全力(救)媽媽,我無所(謂)。”


盧永傑憑着感覺盲寫着,手臂每動一下,都會產生更大的疼痛,他感到死亡逼近。“我感覺不行了”,虛弱的盧永傑沒有力氣再往下寫,兒子含淚解讀着這些字的意思,父親點頭。


△ 盧永傑和馮兆琴每天需要塗抹的藥膏,像中間的舒巴寧,他們每天都得用五六管。


△ 馮兆琴為盧永傑塗藥膏,他們每天需要塗兩次。為防止靜電帶來的疼痛,他們擦藥膏時需要戴上手套。


盧永傑能感到自己和妻子傷得多重,他擔心現在的搶救徒勞無功,還拖累家庭,他想放棄自己,把錢都用來治療妻子。


兒子捏着盧永傑的字條讓他堅持下去,“哪怕我賣血也要治好你們”。醫護人員也一邊搶救一邊安慰盧永傑:“你愛人沒生命危險,你也要加油,積極治療。”同樣的話,醫護人員也和馮兆琴説過。


△ 馮兆琴在家中為盧永傑擦藥膏。


重燃希望,努力康復


半年來,他們的身體在一點點地恢復,從剛回家時生活不能自理,到現在能獨立起居、洗漱,手指也漸漸能做一些撥動、彎曲動作,他們看到了面對未來的希望。


△ 盧永傑的嫂子(中)做好菜並端上了桌,盧永傑(左)和馮兆琴(右)準備吃飯。出院大半年,他們生活還不能完全自理,盧永傑的嫂子會為他們做飯,並幫忙做一下家務。


△ 盧永傑的嫂子已經退休,日常會來照顧盧永傑和馮兆琴,並且陪他們聊聊天。


△ 盧永傑在家中做伸展,他説這個動作能讓他稍微舒服一些。


盧永傑和馮兆琴時常回憶起以前打工、創業的生活,那時候有着健康的身體,工作很累,卻充實而美好,他們想着恢復以後,還一起去成都繼續工作賺錢,給女兒賺學費,為兒子存彩禮。


△ 盧永傑家中一房間內堆放着他們做窗簾用的設備和布料,他們希望手指恢復功能後,繼續他們的事業。


△ 盧永傑在家中和在成都的朋友視頻聊天,他經常詢問成都朋友的工作情況,想着以後能再去成都工作。


最近,盧永傑覺得妻子臉上的疤痕恢復了很多,大眼睛,長睫毛,他情不自禁輕輕拍了下妻子的腿,一瞬間的疼痛之後,是兩人的對視和幸福的笑。


△ 雨後,盧永傑和馮兆琴在家門口溜達,醫生囑咐他們多走走,多鍛鍊。


他們慶幸自己活着,能繼續和最親愛的人一起面對面生活。


攝影並文: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編輯:李凱祥  校對: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