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視頻截圖。

據媒體報道,當地時間3月16日,英國首相約翰遜正式將一份有關未來幾年英國國防、發展和外交政策的報告提交給議會下院。這份報告的名字叫《競爭時代的全球不列顛:安全、防衞、發展與外交政策的綜合評估》。

 

據英政府描述,這份報告闡述了“未來10年英國的外交願景”和“未來5年英國的(外交)行動”。有媒體稱這份報告是冷戰結束30年後“對英國外交和防務政策最大最全的一次評估”。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份114頁的報告裏,中國被提到了27次。

 

這份報告體現了英國“再全球化”的基本構想

 

脱歐對英國的戰略和外交來説,無疑是重大的轉折點,比冷戰有過之無不及。

 

約翰遜政府此次發佈的評估報告,可以説是英國“再全球化”的基本構想。

漫長的脱歐談判消耗了英國人的資源和耐心,塵埃落定之後,英國需要重新與世界打交道。

 

“全球不列顛”是英國脱歐之後的無奈選擇,也是英國壯膽的口號。

 

脱歐之後,約翰遜面臨的首要問題是英國的自身定位。

 

“全球不列顛”頗有大英帝國餘暉的意味,同時也透露出英國的“野心”,那就是自我定位為全球性大國。

 

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倫敦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還有英國的核力量,這些都是英國作為全球性國家的資本。

 

正是這一自我定位,讓英國也極為關注全球性議題,比如氣候變化、科技發展等。

 

在約翰遜政府的評估報告中,有昔日大英帝國的回憶,也有對於未來的焦慮,尤其是面對一個不斷髮展的中國,英國頗為躊躇。

 

如今,沒有歐洲大陸作為支撐的英國,將如何再全球化,如何與中國打交道,都已成為約翰遜政府迫切需要解決的議題。

 

中國是英國走向全球化無法繞開的國家

 

英國為何如此看重與中國的關係?核心原因當然在於全球政治經濟結構正在發生位移。

 

18世紀末,大英帝國海外殖民擴張到了亞洲,彼時的中英之間上演了一場關於“叩拜”的禮儀爭論。

 

如今,中國已然不是200多年前的中國,全球地緣政治與經濟重心也呈現東移到中國、印度與日本等國的趨勢。

 

這意味着全球外交的舞台將搭建在亞太地區,這是近代五百年來,全球格局的又一次鉅變。

 

“印太”本來是個拼湊起來的概念,帶有強烈的地緣政治色彩,而且設置了共同的競爭者,那就是中國。

 

經過最近幾年的運作,“印太”一詞已然成為西方普遍接受的戰略概念。

 

英國的這份評估報告也可以説是“轉向印太”的戰略報告。

 

從歐盟“脱鈎”之後,英國將再次融入全球化的方向定在了亞太地區,而中國是英國走向全球化無法繞開的國家之一。

 

全球地緣政治與經濟重心從地中海到大西洋的轉變過程中,英國成為全球性霸權國家;兩次世界大戰之後,在美蘇夾縫之間,英國被“捏合”到了歐洲之中,窄窄的英吉利海峽被忽略不計。

 

如今,從大西洋向太平洋的轉移過程中,英吉利海峽忽然變得寬闊了,脱歐之後的英國外交重心也將轉移到亞太地區。中國也就成為英國走向全球化無法繞開的關鍵國家。

 

因此如何認識中國,顯然是英國的印太戰略的關鍵。但是在這份報告中,英國的戰略描述也語焉不詳,帶有比較強的模糊性和投機性。

 

比如,報告既認為中國是英國面臨的重大經濟安全威脅,但又表示要與中國建立積極的貿易和投資關係;既認為中國的發展對英國的價值觀、利益產生了深刻影響,又要避免陷入冷戰。

 

於英國而言,既要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紅利,又要滿足大英帝國昔日傲慢的顏面;既要忽悠盟國一起對華強硬,又不願充當“出頭鳥”——實在是太過扭捏。

 

當下世界正經歷百年變局,於英國而言也是如此,約翰遜給英國的“藍圖”,讓我們看到了二戰後丘吉爾政策的影子,“三環外交”還能重現嗎?顯然沒那麼容易。

 

英國想構建英美特殊關係,但是美國的心思同樣也不在歐洲,而在印太。

 

英國想重出江湖,但是江湖已經沒有英國的位子。

 

□孫興傑(吉林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副所長、教授)

編輯:陳靜   實習生:祁倩倩   校對: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