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貝殼財經訊(記者 黃鑫宇)2020年聖誕節對陳陽(化名)來説,是一段灰色記憶的開始。


在一個叫“安心花APP”上,她申請了一筆3萬元的貸款。但是她沒有想到,在一個月的時間裏,她不僅未拿到貸款,反倒被套路,向對方多次轉款合計金額達到7.7萬元。在這個過程中,借款平台幾次出示了“銀保監會”以陳陽為通知對象、專門的“監管通知”。同時,對方還在溝通中強調,已經把她的情況反饋到“監管部門”。


貸個3萬元的款而已,卻被“銀保監會”反覆“關照”,這是真的嗎?


無獨有偶,同樣在去年底時,侯兵(化名)非常偶然地通過短信鏈接下載了一款名叫“樹袋熊”的APP,他在上面填寫了個人信息。但“噩夢”卻由此開始,這個APP連續未經他本人同意、“強制下款”。除了一半的“砍頭息”外,侯兵的還款週期僅是5天。


網貸亂象捲土重來?記者發現,近段時期以來,通過網貸APP借款,出現與陳陽、侯兵類似或一模一樣經歷的借款人,不在少數。而且在此類網貸APP平台均會用一些“套路”、手法,讓借款人在報警前認為“出現的意外”系“個人操作失誤”所致,而偽造監管部門文件,套路借款人收取費用是其中的路數之一。


不法平台偽造“銀保監會”文件,對金融消費者實施詐騙


3月14日,陳陽在跟記者溝通時,講述了她主動報警後的近況。


回想這次不同尋常的借款經歷,讓陳陽最先感到“不一樣”的是,最開始3萬元借款在提現時沒有成功到賬。聯繫客服後,對方“提示銀行卡號錯誤”。“我查了一下,當時在它系統裏面顯示的銀行卡號,確實有一個數字是錯的。”陳陽回憶道。


“因為我填寫個人信息時是在路上,我也不記得自己填的是錯的還是沒錯。所以他們告訴我時,我並沒有懷疑這個事情。”陳陽表示當時並沒有任何疑心,“可能就是我輸入錯了”。


但是隨後發生的事情,陳陽自己也沒有想到。


通過客服溝通,陳陽被告知需要提供身份證和銀行卡的照片與信息,“他們告訴我,只要提交這些,申請就能成功”。提交完之後,陳陽被告知銀行卡號碼“已經修改成功”,但是對方同時向陳陽提示,該筆資金被凍結,需要認證解凍,“因為我銀行卡前後有不一致的情況,有‘詐騙’的嫌疑。他們讓我通過我的銀行卡轉一個資金過去,去激活一下。”2020年12月25日晚6點左右,客服通知陳陽“處理結果已經出來,監管部門給您下發的文件,我給您發過去。您先看一下”。


陳陽向對方詢問為何有認證金,客服回覆她“要求您貸款本人配合做一下流水對接”,“要把您貸款加50%的這個認證金15000元整存入您自己正確的銀行卡上(記者説這個地方應該是客服的口誤,但原話如此),跟監管部門這邊做下流水對接,您對接過去之後,他們這邊核實到了,您確實可以正常使用這張銀行卡,並沒有用別人的信息來申請的騙貸,監管部門就會幫您修改您錯誤的銀行卡,給您解凍這筆款項”。同時,客服向陳陽保證這筆認證金也是要返回給她的。


當陳陽表示不想向其繳納認證金時,客服又告訴她,如果您無法配合解凍銀行賬户,該公司也無法拿到錢,陳陽仍需要按時還款。這位客服警告陳陽“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是您自己個人的操作失誤才導致被凍結的”。於是在2020年12月25日當晚,陳陽還是籌款給安心花提供的賬號裏進行了轉賬。


第二天,客服主動聯繫陳陽,説可以進行後續的操作了。但據陳陽回憶,她進入APP看到額度已經恢復正常,然後詢問客服是否可以提現的時候,對方一直沒有回覆陳陽,“等我再去看額度的時候,就變成了零”。這時,客服告訴她“這是有時間限制的”。因出現提款“意外”,陳陽被貸款平台客服發了一份“銀保監會通知”,對方告訴她,根據“監管”要求需要陳陽再次轉款進行認證。


而事實上,陳陽提到的、她被客服發的“銀保監會通知”,在前一天轉賬時,對方也向陳陽出示了,只是略有差別。一個是《關於<貸款人XX認證及解凍貸款賬户>的通知》(2020年12月25日),另一個則是《關於<貸款賬户XX認證解凍貸款>不成功的通知》(2020年12月26日)。


1月中旬,陳陽向記者提供了這些“監管通知”。兩個“通知”均顯示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辦公廳文件”,通知的對象為貸款人陳陽,但並未出現貸款機構的名稱。但記者注意到,在這兩份通知中出現的“銀保監會”自稱為“我局”,而非正常情況下的“我會”。




以貸款人陳陽為通知對象的2020年12月25日這則“銀保監會通知”中,“明確告知陳陽”,如她無法繳納認證金,“我局總部會通知法務部門介入調查,聯繫您的緊急聯繫人,必要時將聯繫您當地公安機關以惡意騙取貸款罪,上門取證調查!”


而在以貸款人陳陽為通知對象的2020年12月26日另一則所謂“銀保監會通知”中,陳陽的性別已被“監管方通知”所明示,關於放貸方則僅出現含糊的“放款公司”字樣。但要求陳陽必須在一個小時內繳納二次認證金。


2天后,即2020年12月28日中午時分,“安心花”客服人員更明確告知陳陽,已經把她的情況反饋到了“監管部門”,要求未籌到錢的陳陽“抓緊(時間)”。


在一系列轉賬操作之後,對方提示陳陽額度已經正常,可以借款。“但是我幾次轉過去的77000元解凍資金又都很快凍結在他們的賬户上,需要我再次轉款36123.00元(內含123元手續費),才能解凍打款給我”,至此,陳陽感覺自己受騙了併到派出所報了案。


回憶起整個事情發生的過程,陳陽告訴記者,她一共轉款5次,合計金額77000.00元,而對方提供的賬號每次收款人並不一樣。


在黑貓投訴上,記者輸入“安心花”查詢,截至3月14日共有359條結果。多數投訴人遇到了類似陳陽的情況,他們稱該網貸平台存在“私自更改資料”“説銀行卡號錯誤”“收取認證金”“客服聯繫異常”等問題。其中,據記者的不完全統計,至少5位投訴人直接提供了與陳陽一樣的“銀保監管通知”截圖,並要求繳納認證金解凍。


事實上,他們遇到的“監管”及其“通知”所有的言辭,並非真實。


在陳陽等投訴人被“安心花”借款APP詐騙的半年前,即2020年6月23日,銀保監會消保局就此曾專門發佈過《關於防範不法分子冒充監管機關實施詐騙的風險提示》。


針對在部分地區出現了不法分子偽造銀保監會文件,謊稱賬户被凍結向消費者實施詐騙的情況,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發佈了這則風險提示並表示,銀保監會及其派出機構均無權直接凍結任何單位或個人的銀行賬户,更不會向消費者收取任何形式的認證金、保證金等名目的費用。


對於不法分子的“套路”,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進行了專門總結:


首先,不法分子以可獲得便捷網絡貸款、小額貸款等名義聯繫消費者,誘導消費者下載釣魚軟件進行註冊或提供個人信息。然後,不法分子往往提出因消費者提供的信息不符、不實、賬户有異等各種理由而導致被銀保監會凍結資金。同時,不法分子利用偽造的“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辦公廳文件”“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關於凍結XX賬户的通知”等材料,或銀行卡凍結截圖等,要求消費者繳納保證金、認證金等錢款才能解凍賬户,否則需承擔法律責任。


3月14日,陳陽告訴記者,這筆7.7萬元的被“詐騙”款項,目前也還沒有退回來,派出所那邊尚未有後續説法。


“樹袋熊”“強制下款”,近半為“砍頭息”,還暴力催收


“已經處理完畢了。雖然錢沒有退,但是我的家人終於可以不用擔驚受怕了。”3月14日,侯兵(化名)在跟記者溝通時,講述了他主動報警後的近況。不同於陳陽,他遭遇的是不法網貸APP強制下款,並強行收取近半的砍頭息的“55高炮”。


同樣是去年12月底,從一則發給他的短信上,侯兵瞭解到一款名叫“樹袋熊”的APP,侯兵隨手點擊了上面的鏈接並通過該入口下載了“樹袋熊APP”。


因為原本只是想着“方便”,年底用錢上可能會有“不時之需”,於是他填寫了個人信息,並獲得了借款額度。但“我並沒有同意放款,也沒有任何提示確認信息顯示借款”,侯兵回憶道。他沒有想到“樹袋熊”平台未經他的同意,直接把款打到了他填寫的銀行卡賬户內。



據“還款詳情”顯示,侯兵在1月1日的借款金額為3000元,其中1350元為服務費要被扣除,還款週期為5天,但還款的總金額為3018.04元。“這些都是我自己不能選擇的,我也沒有看到任何與借款有關的合同。”


侯兵認為,是他自己不小心犯的錯誤(指下載並在“樹袋熊APP”上填寫了個人信息),所以“我自己承擔”。於是,5天之內侯兵進行了還款。


但是,他更沒有想到的是,剛剛還完,“樹袋熊”平台又給他打入了2200元。“他們第二輪貸款4000多,但實際到賬只有2000多,而且又是直接打到我銀行卡上。”侯兵説,跟第一次下款一樣,他自己並未同意借款。


侯兵這一次沒有打算再還。“樹袋熊”平台開始給他發短信、打電話,並通知他如果不還款,侯兵的通訊錄會被羣發,並且24小時內催收人員會轟炸他所有的親朋好友。



侯兵告訴記者,APP上沒有“樹袋熊”平台的公司地址及全稱,催收人員給他打電話的來電號碼顯示為“緬甸”。與對方電話“協商”中,對方告知他這是系統自動放款,而侯兵下載APP並填寫個人信息後,如不需要借款,應單獨告知他們。


主要投訴內容為“5日還款”、“強制下款”、“暴力催收”、“砍頭息”,在黑貓投訴上,搜索關鍵詞“樹袋熊”後,記者看到,經歷與侯兵幾乎一模一樣的投訴有162條的結果(截至3月14日)。其中,一些投訴人最後選擇了與侯兵一樣的做法,到公安機關報警,保護自己的權益。


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也在風險提示中,提醒廣大消費者,如果有資金融通需求,對於非正規網絡途徑推銷的“低息快捷”“免抵押擔保”貸款業務的行為或短信,應提高警惕,注意保護個人信息,不隨意點擊不明鏈接,不向來歷不明的賬户或個人匯款。同時,消費者一旦遭遇此類詐騙,應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提供線索。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黃鑫宇 編輯 嶽彩周 校對 楊許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