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今年的央視“3·15”晚會報道,在智聯招聘上,企業賬户只要交錢辦理會員,就可以不受數量限制下載包含姓名、電話及郵箱地址等關鍵信息的完整簡歷。緊接着,這些簡歷會通過QQ羣,進行批量售賣,一條灰產產業鏈就此形成。

 

事實上,簡歷被販賣不是什麼新話題,多年來雖曝光不斷,卻屢禁不止。但這一次簡歷販賣登了3.15晚會,足見在這些職業信息平台網站的個人信息安全保護上積弊已深。

 

在互聯網時代,社會招聘的渠道很大程度上由幾個招聘信息網站所“壟斷”。由於成立較早,知名度也已經形成,大多數公司會習慣性地在這些網站發佈招聘信息。而對於求職者來説,信息就是機會,因此哪怕即使知道在相關網站上存在個人信息被泄露的嫌疑,但相比找到工作的緊迫性,許多人也不得不冒着個人信息被泄露的風險,給自己多留一線機會。

 

如果説個人在互聯網上的使用痕跡、購買記錄等個人信息在大數據主權歸屬上還存在一定的法理爭議,那麼個人簡歷、密碼等等這些完全是個人隱私信息的泄露;退一步説,即使這些招聘信息平台公司並無“主觀惡意”販賣但一條黑產鏈條能夠基於其公司內控的漏洞上暢通無阻的運轉,也足以證明公司在信息安全這一本應該是最核心業務上的完全缺位。

 

數據和信息作為互聯網時代的生產要素,其重要性已經不言而喻。而作為信息的交換平台,互聯網招聘網站有其商業價值。但追求商業價值的前提,應當是對基本法律和倫理道德的堅守。

 

“就業是最大的民生”,但如今看依然有人在其中尋找“最大的利潤”。本應該是成為促進就業、優化人才配置的招聘信息平台,如今卻異化成為了個人信息泄露的最大陷阱之一。而他們的商業行為失範,恰恰正是簡歷販賣屢禁不止的關鍵原因所在。

 

當我們的互聯網公司已經成為了驅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力量,如何儘快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和更好地履行公司社會責任,遵守商業底線,共建商業倫理,對於數字經濟中的企業家們來説,已經是新的企業管理課題。

 

此前有知名互聯網企業家稱“中國人願意用隱私換便利”引發軒然大波。其實真正退到無數普普通通“打工人”的層面,如果不是無從選擇,誰會願意將自己的隱私作為交換?

 

近年來,包括個人簡歷在內的個人信息保護已經成為了從公眾輿論到決策層均重點關注的領域。在今年兩會期間,備受期待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再進一步:據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郭衞民稱,中央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開展了相關工作,包括制定相關國家標準規範,指導督促企業平台落實個人信息保護義務,開展了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專項治理。對公共安全視頻監控、人臉識別等手段的使用加強管理。目前,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已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這一法律的頒佈和實施,對保護個人信息安全將發揮重要的作用,也將對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邊界徹底劃清。

 

個人信息保護立法已經箭在弦上,人們的隱私保護意識也在不斷覺醒。這一次的3·15晚會點名,不過是進一步釋放了這樣的信號。對於那些依然試圖遊走在法律和倫理邊界的互聯網平台來説,也是時候該反思自己的商業模式和公司內部控制能力了。

 

沸雪(財經評論人)編輯 陳莉 校對 柳寶慶